首页 > 打击传销 > 正文

“币圈”套路深!大多数人被“割了韭菜”却投诉无门
2019-09-09 10:15:28   来源:成都商报

  比特币让人“疯狂”,也让虚拟货币走入大众视野。每个币发行时,投资者们都希望它成为下一个“比特币”。有人低价买进高价卖出,在这场拉锯战中极少数人赚得盆满钵满,而大多数人则陷入“圈套”,被人“割了韭菜”,血本无归。

  从2016年开始,虚拟货币交易所便在互联网公司聚集的成都不断生根。而由于虚拟货币在国内不受法律保护,所以很多交易所“跑路”,投资者亏空,却投诉无门,投资者王晓就是其中一个。

  20余万资产被冻结 维权却很难

  近年来,成都区块链发展很快。来自湖北的投资者王晓也早有耳闻。2017年在数字货币社区中了解到成都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后,当年下半年便花了20余万买入CEN虚拟货币,“我记得当时CEN是0.4-0.5元/枚,持续涨了一两个月之后达到最高点,接近1元/枚。”据她介绍,她当时手上持有的CEN折合人民币大概有3-40余万。“不过并没有维持多久。”王晓说,就在1周之后,CEN开始暴跌,“最低仅4分钱左右一枚,较最高价格下跌了96%以上。”她也就没再打理了。

  直到2019年数字货币行情回暖,她再登录账户时,就显示已被冻结。从今年上半年开始,王晓就多次向平台申请解冻,但迟迟没有反馈。直到现在,账户里的资金依旧是被冻结状态。

  后来,她又试图通过法律程序去维权,可律师在了解了平台的《用户服务协议》后表示“维权成本较高”。

  王晓说,她也是后来仔细阅读才知道,《协议》里面写有:纠纷必须上香港仲裁庭,且需3位仲裁员在场。王晓说,在香港这个费用是很高的,“请仲裁员、付律师费都要钱,写律师信还得单独收费,整个过程下来,大约需要几万元。”

  记者体验: 《用户服务协议》随时可被更改

  随后,记者登录该货币交易所网站,在公司介绍中记者看到:这是一家位于香港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和自主监管的托管平台……具备存储和安全设施,为投资者提供托管服务以保护他们的资产安全。记者看到,该网站有“邀请返佣政策,好友注册并完成交易后,将获得他/她交易手续费的返佣奖励。”而记者想要注册成功,则必须勾选“我已阅读并同意 《隐私政策》 和 《用户服务协议》”。

  记者注意到,在该《协议》中写有:“平台保留随时更改、添加或删除本协议部分内容的权利……于发布变更后,如阁下继续使用本网站和平台即代表阁下接受并同意更改,并同意所有后续之交易均受本协议约束。”

  同时,《协议》还指出,“本协议受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的约束……如任何争议未能解决,将递交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按照呈交有关仲裁通知时生效的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仲裁规则的仲裁管理程序进行仲裁。本仲裁条款使用的法律为香港法律,仲裁地点为香港,仲裁人数为三名。”

  而记者就此采访该交易所成都公司相关工作人员时,其表示:成都这家公司没有做这个(数字货币交易所)行业,你如果说是我们合作的另外一家香港公司,那你去问香港的公司,我们现在没有跟这个香港公司有实实在在的法律关系。“我们不对香港这家公司的任何经营运营做出任何评价,这是对我们合作伙伴的保护。除非他们授权我们。”他表示可以帮记者联系香港公司,而随后记者询问如何履行采访流程,再拨打其电话时,便无人接听。

  业内解析 “币圈”套路深

  业内人士表示:传销同这些去中心化、不记账、非实名制的虚拟货币联系在一起,非法集资跑路的现象将变得更加难以追查,很难不把他们同“圈钱”联系在一起。

  王晓并不只是个例,因为在“币圈”,还有许多投资者被割了韭菜。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虚拟货币市场代币四起,这与比特币迅速翻倍的行情不无关系。

  想着曾经低价买进比特币的投资者现今身价暴涨,不少投资者都为之眼红,因此,不少新的虚拟货币便应运而生。

  “虚拟代币的推广也很简单,根本不用过多宣传。”据相关人士介绍,比特币就是个实实在在的案例。在宣传时只需告诉投资者:“首发币只要你前期低价买入,后期高价卖出,躺着就能赚钱。”所以不少投资者迅速买进,“不少虚拟代币项目往往才开始几分钟便被抢购一空。”

  据该人士介绍,为了拉拢更多人买进,他们也会操纵二级市场价格。对投资者统一发号施令,“要求什么时候购买,购买多少数量,直到拉升虚拟代币的价格,以更高价卖给第二批参与的投资者。”这就会使虚拟代币价格实现暴力拉升,看到价格不断上涨,就会让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涌入。

  但现实中,超过99%的虚拟代币都以“一地鸡毛”收场。

  行业缺乏规范

  很难通过痕迹去追踪

  而对于国内投资者来说,许多虚拟货币交易市场主体都在境外,“行业缺乏规范。”且由于虚拟货币本身的技术特点,“去中心化、不记账,也非实名制,所有操作痕迹都是虚拟的,因此很难通过痕迹去追踪。”因此,如果虚拟货币一旦出现问题,投资者将会出现投诉无门,或血本无归的情况。

  记者看到,在前述王晓所投资的数字货币交易市场的《用户服务协议》中便明确:“所有投资决定均由阁下完成。尽管本协议或另有规定,我方对此类决定概不承担任何责任,亦不对任何情况负责。”

  记者了解到,虚拟货币交易市场现在还和国内许多大的传销社群联合在一起,推出具有传销性质的虚拟代币,并在全国各地进行线下宣传。

  业内人士表示:传销同这些去中心化、不记账、非实名制的虚拟货币联系在一起,非法集资跑路的现象将变得更加难以追查,其用意何在?“因此很难不把他们同‘圈钱’联系在一起。”

  他提醒消费者:应当警惕这些改头换面的传销项目,不要参与所谓“海外”数字货币交易所的非法经营活动。

  警方说法

  很多数字货币形同诈骗

  在成都高新区公安分局网安大队案侦民警李光看来,“所谓的数字货币就是一个技术,一串字符。它本身没有价值,只是炒家赋予了它价值。”

  数字货币交易真的靠谱吗?记者就此采访成都高新区公安分局网安大队案侦民警李光,在他看来,现在的数字货币,跟以前比较流行的投资模式,如炒作期货、现货差不多。“利用大家想赚钱及贪婪的心理,通过人拉人的模式,让你去投资。但在他看来,“所谓的数字货币就是一个技术,一串字符。它本身没有价值,只是炒家赋予了它价值。”“所以很多数字货币都是没有保障的,形同诈骗。”

  而目前在中国,数字货币交易是不受法律保障,国家也不承认虚拟货币交易所,“可以说是禁止。”所以这些虚拟货币交易所大都开在境外。但这些主体在境外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很多都是由国内的公司在做技术支持。“所以一旦出现问题,投资者就会出现维权困难。”

  “比如现在的比特币等是受大众所认可的虚拟货币,不管是盈是亏,这都是投资者个人的投资行为,就算亏损了,来报案,公安机关也找不出法律条款来受理案件。”李光说。

  发币行为是否违法?李光说,这也要根据其最终的操作行为违法了哪一条法律才能进行定性。

  据他介绍:“从现在国内经侦对虚拟货币投资的打击来看,可能会把其定性为传销或非法吸资。”

  那为何不能在前期就予以监管呢?李光介绍,为何很多平台性的诈骗案,都是等到出事跑路后才能立案,就是因为前期的不能定性。

  “如果一个项目的目的和初衷是通过传销的方式圈钱,那么,它就违法了。”但李光告诉记者,因为区块链本来就是一个新兴事物,“按照正常来讲,它就是一个好的、新的项目。不管是P2P也好,其他吸资项目也好,如果前期的所有操作都合法合规,营造出一个正常合法的项目,政府相关部门是无法去定性的。”像传统的网络金融平台一样,只有等到爆仓之后才会介入。

  “而且就算是爆仓,如果其有执照,所有操作均合法,爆仓也只能算是投资失败,也只能申请破产,走破产流程。”

特别声明:本文所有图片,全部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如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QQ:50376947删除。

相关热词搜索:“币圈”套路 割韭菜

清货平台纷纷出事,蚂蚁仓吧重启骗局,继续收割韭菜
清货平台纷纷出事,蚂蚁仓吧重启骗局,继续收割韭菜

微商直销,造就了大量的难民,而一些别有用心之人,趁着难民走投无路,假借清货之名大玩资金盘骗局。划得来已经被绵阳立案,相关...阅读全文>>

08月23日 11:11

邮币卡年年被清理整顿!规避监管转战香港继续上演“割韭菜”大戏
邮币卡年年被清理整顿!规避监管转战香港继续上演“割韭菜”大戏

部分邮币卡类交易场所涉嫌市场价格操纵,代理商等机构涉嫌欺诈误导投资者,有的甚至构成严重违法行为,侵害广大投资者利益,亟需...阅读全文>>

12月24日 10:27

微信看直销

直销视界微信公众账号

扫描二维码订阅直销视界微信公众账号,我们将每日为您提供重要直销新闻,随时随地阅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粤ICP备15106510号-2
直销视界 版权所有